<optgroup id="d3tlb"><menuitem id="d3tlb"><var id="d3tlb"></var></menuitem></optgroup>

      <rt id="d3tlb"></rt>
      <progress id="d3tlb"><big id="d3tlb"><nobr id="d3tlb"></nobr></big></progress>
      <progress id="d3tlb"><noframes id="d3tlb"></noframes></progress>
      <meter id="d3tlb"></meter>

          回首弧生奇境>競技網游>菩薩請開槍 > 2 陽光燦爛
              男人笑說,這么快把我忘了?我是周敏之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語氣中不無遺憾和悲傷。石柔一下子想起來自己年輕時候干過的許多蠢事,臉上一燙,別過眼睛不看他,說,哦,是周檢察官,這么多年沒見了,我實在沒認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現在早不是什么檢察官啦。周敏之聳聳肩,一面看了看藏在石柔身后的小玉蘭道,是你丫頭啊,我說怎么看著不知道像誰呢。這么一看,確實跟你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石柔不太自然地說,大家都說不像我,還是像她爸。周敏之愣一下,隨后又尷尬地笑起來。石柔正要牽著小玉蘭往下面走,周敏之忽然說,孩子剛說走不動了,這離下頭還十來層呢,我背她走吧。不等石柔說話,小玉蘭已經歡天喜地地撒開她媽媽的手,跑到那叔叔背上去了。石柔氣得咬牙瞪她女兒,可是,小孩子能有什么錯呢?大人的愚蠢和罪惡,她們是一無所知的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周敏之便背著小玉蘭,扶著兩頭的墻壁往下面爬。石柔落在他們身后,也小心地挪動著。都說上山容易下山難,今天才知道是怎么回事,塔內的階梯窄小濕滑,下塔時遠比爬上來時困難得多。周敏之走幾步回頭看向石柔,見她也顫抖地爬得艱難,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說,你扶著我走吧,這邊太陡了,你小心別滑倒。石柔看了一眼周敏之伸出的手,沒有牽。她說,你別管我,你幫我看好我家那個小祖宗就行了,這要是我摔一下,把你們兩個都拽倒,我得后悔一輩子。周敏之的手便尷尬地在空中停留了一會兒,然后失望地收了回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石柔有意落在周敏之和小玉蘭身后,直到他們離開她的視線,下到下面的塔層去,她才尋了一個角落稍微坐下休息,同時悵然若失地望了望塔窗外的花紅柳綠,她驚訝地發現,塔的側身不知哪塊磚松動了出一條縫隙,里頭居然長出一株她叫不上名字的花。

              石柔磨磨蹭蹭地下了塔,見四周的乘涼椅都叫游客滿滿地占據了,周敏之正隨意朝地上一坐,逗她的寶貝閨女玩,兩人你追我趕的,看著挺和諧。石柔走過去,拉過小玉蘭,跟周敏之道,今天謝謝你了,改天有空請你吃飯。周敏之拍著褲子上的塵土起身,自嘲般地對她笑說,不用了,改天就是沒有這一天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玉蘭很快便又追著其他游客堆里的小朋友打鬧去了。石柔便跟周敏之在雙塔公園里漫無目的地散著步。石柔注意到,周敏之與幾年前相比憔悴多了,雖然能看出曾經勃發的英姿,但眉宇間都透著一股歷經災難后的無奈與不安,兩頰也呈現不健康的灰黃色,沉默的凹陷下去。她忍不住跟他說,你好像瘦多了,還是要注意身體啊,身體完了就什么都完了。周敏之倒強笑著跟她說,我還好,倒是你一點兒沒變,女兒也很漂亮可愛。

              石柔問他,你剛說你不當檢察官了?是辭職不想干了?周敏之說,你可以說辭職,也可以說樹倒猢猻散。我爸三年前進去了,我也在法檢系統沒有立足之地了。石柔有些驚訝,那你家……還好吧?周敏之看著她笑說,好什么好,不好又能怎樣,我媽把眼睛都要哭瞎了,有什么用?自己造的孽,自己還。不是你的東西,你拿了,早晚吐得干干凈凈。

              石柔感到有些悵惘,同時當年對周敏之的深沉怨恨似乎也被淡淡地抹除了一部分,她現在甚至有些同情他。但她又轉念一想,她憑什么同情他?他跟他爸曾經壞事做盡,貪污無數,現在落得這個下場,都是他們自找的,活該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你帶著女兒來山西玩嗎?周敏之似乎不愿進行這個令人難過的話題,轉而問她。石柔說是,她小學放假了,帶出來玩幾天。周敏之又問,那,她爸爸怎么沒來?石柔說,我愛人在軍隊臨時有事,來不了。周敏之便哦了一聲。石柔說,你呢?你也是來太原玩的?周敏之說,嗯,自己一個人散散心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人便不再說話,各懷心事地一路沉默著。半晌,周敏之才忽然又開口,石柔,你大概會覺得我是自作自受,其實今天見到你,我又高興,但又害怕,我不知道你看見我這副落魄樣子,心里會怎么笑話我,我不愿在你跟前丟人。石柔停下腳步,感受微風從雙塔寺那邊吹來,輕輕擦過她的臉頰,帶來一絲莫名的寒意。她抬起頭看著周敏之,說,我笑話你干什么,各人有各人的命,誰不是關起門來自己過活,哪管別人的雞零狗碎。是非也許世人都知道,冷暖卻只有自己知道而已。我既不恨你,也不憐憫你。你也別太受那件事的打擊,以后踏踏實實活,沒有門路也有出路。

              周敏之的眼淚涌上來,他強力克制住了,他沖石柔笑道,每次聽你說話,都覺得心里有安慰,說真的,我很羨慕你。石柔搖頭笑道,你羨慕我,我還羨慕別人呢。沒什么好羨慕的,我的苦給你,你未必真的想吃。你的樂給我,我未必真的消受得起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會兒小玉蘭跟其他小朋友玩累了,歡脫跑了來,一頭鉆進石柔懷里。石柔便抱著女兒轉頭很周敏之說,那我先走了,后會有期。周敏之攔了她一下,幾乎是下意識的動作,他說,我請你娘倆兒吃個飯吧,我知道太原最好的一家飯店。石柔最后看了他一眼,笑著搖了搖頭,飯就不吃了,你也省的破費,小家伙急著回去跟她爸爸打視頻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坐在回酒店的公交車上,石柔心里感到五味雜陳,說不上的情緒的激流在她內心翻涌不停歇。往事一幕幕像畫布般在她腦海中不停地撕扯、旋轉、跳躍,最后散落如一地的雪花。而她現在能做的,就是悄無聲息地將那些雪花都掃入垃圾桶中,再也不會望一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玉蘭坐在酒店的床上,興奮地跟她爸爸打視頻電話,跟他嘰嘰喳喳講了許多她今天的“奇幻歷險記”,尤其濃墨重彩地描繪了她勇敢攀登十三層雙塔寺的經歷,還說她遇到一個熱心腸的叔叔把她一路背下去,還給她講故事聽呢!石柔聽到丈夫在那邊笑得前仰后合,心里便也一下子軟了下來。一會兒,小玉蘭爸爸說,你媽媽呢?我跟你媽媽說幾句,小玉蘭便把電話拿給石柔,石柔望著那邊的愛人,不知怎的有點想哭。他跟她說,這幾天把你累得夠嗆,你身體還好吧?石柔說,這有什么,我這才照顧她幾天。他說,玉蘭有時候確實太鬧騰了,等后天我這里忙完,去太原找你們。石柔心里大喜,但卻極力克制住,道,你來回跑,太累了,你還是別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放下電話,石柔看好友梅玲給自己發了消息,問她太原之行玩得怎么樣,石柔百無聊賴地給她發了幾張照片,然后忽然在點開雙塔寺全景照的時候想到了周敏之。她跟梅玲說,你知道我幾天見到誰了?誰?梅玲問,是周敏之。是他?梅玲有些驚訝,他怎么跑到山西去了?他家里可是出了天大的事,你知道不?石柔說,今天聽他說了一些,他爸進去了,他也不干檢察官了。梅玲說,何止這些!他幾乎算是被抄家了!所有車子房子票子,查封的查封凍結的凍結,牽涉案子數百件,全是重案要案!監委和高院要細細審問,一個子兒一個人都不放過!他媽受不了跌入谷底,尋死覓活了好幾次,差點都沒搶救過來!要我說,他們一家真是太造孽了!想活的時候不好好活,想死的時候也不得解脫!唉!

              放下手機,石柔忽然倒吸一口冷氣,窗外是澄澈的天空下陽光燦爛的一個嶄新的日子,就好像每天都是這樣的日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【本章閱讀完畢,更多請搜索讀書族小說網;https://kpc.lantingge.com 閱讀更多精彩小說】
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d3tlb"><menuitem id="d3tlb"><var id="d3tlb"></var></menuitem></optgroup>

              <rt id="d3tlb"></rt>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d3tlb"><big id="d3tlb"><nobr id="d3tlb"></nobr></big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d3tlb"><noframes id="d3tlb"></noframes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d3tlb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亚洲精品白浆高清久久久久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