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d3tlb"><menuitem id="d3tlb"><var id="d3tlb"></var></menuitem></optgroup>

      <rt id="d3tlb"></rt>
      <progress id="d3tlb"><big id="d3tlb"><nobr id="d3tlb"></nobr></big></progress>
      <progress id="d3tlb"><noframes id="d3tlb"></noframes></progress>
      <meter id="d3tlb"></meter>

          回首弧生奇境>奇幻玄幻>第五乙女 > 【難馴】隱士典獄長乙女向
              *隱士單人乙女向,第一人稱女主視角

              *本文又名《我待的監獄的頭居然是我渣過的前任》

              *內含囚禁,愛撫?,口?,捆綁,蒙眼,強制

              *私設眾多,非常ooc

          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      新來的犯人大部分都不服管教,這一批犯人里最不服的一個女人,姣好的面容會因為嫌惡和不屑高高揚起,桀驁不馴的像匹野馬。很巧,我就是那名犯人,在我又一次把監獄弄得一團亂后我被帶去了典獄長的辦公室,坐在辦公桌前的男人低頭處理著文件,聽到動靜抬起頭來。那雙藍的如同上好的寶石的眸子看著我,開門見山:“你知道來這意味著什么的,”手上拿起屬于我的檔案,甩在地上,那雙眼里不含一絲感情,“不服從管理不是什么好事,小姐。你的刑期并不長,是想多在這里住幾年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我走到桌前低頭看著那沓紙,然后再次揚起腦袋:“我認為我并沒有罪,你們應該再仔細查……”他抬手打斷了我的話,站起身看著我,優越的身高讓他足以低頭看著我,他用手掐著我的下巴逼我直視他:“人證物證具在,你還想辯解什么呢?”我還想再說什么,他不耐的示意我閉嘴,手銬拷上手腕,我被強硬的帶到一間昏暗的只有一盞燈的小房間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手銬中間的鐵鏈穿過鐵柱,我奮力掙扎卻被他從腰間抽出的軟鞭狠抽了一下:“我希望你認清你現在的身份,不然我不介意用別的手段?!北巢侩m然有衣服的遮擋但還是火辣辣的疼,他想了想什么,又一鞭抽在臀上,我吃痛叫出聲,他才停了手。背對著他讓我沒法看清他的表情,但有只手從背部繞到身前,解開我的衣服,抽出匕首將其從我身上扒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動作說不上溫柔,只能說毫不沾邊,他解開了手銬,抬了抬下巴示意那扇掩著的門:“不是想走嗎?去吧?!泵嬲窒碌谋砬楸谎谏w了大半,只有那雙眼里充滿了不屑和興味,渾身未著寸縷,走出監獄也會在冰原被凍死,何況我走不走出監獄都是一個未知數。我后退半步,脊背碰上冰涼的墻面,他看到我的反應,了然的點頭,然后將那扇門關上,鎖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么接下來,一切都是對于你不服管教和無法認清自己的懲罰?!笔咒D再次拷上手腕,這次雙手被綁在身后,白皙肌膚接觸著冷空氣讓我身體微微顫抖,一根繩子拴上手銬,將我的行動范圍牢牢困在這方寸之間。鞭子毫不留情抽下來,發出陣陣破空聲,身前被抽出道道紅痕,我咬牙發著抖忍住疼痛。直到鞭子打上胸前,一種詭異的,由疼痛中恣意發展的快感從尾椎直沖大腦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典獄長停下手上的動作,蹲下身用鞭子柄將腿間粘上的水液抹開,站起身將被微微打濕的鞭柄戳在我臉上:“這也會讓你興奮嗎?”我咬著唇不說話,被他掐著下巴用拇指撬開牙關,“別急著咬,等會要咬牙忍著的時候多著呢?!贝髦べ|手套的拇指在嘴里攪弄,又抽出手把那些液體盡數抹在我身上,我夾緊雙腿想遮掩身體下意識的反應,鞭子抽在腿上又出了一道紅痕:“我希望你可以回答我問你的所有問題,小姐?!遍_口的時候聲音已經發抖,帶著啞意回答他:“是……”那雙眼愉悅的瞇起,看起來對我的回答很是滿意,鞭子被放到一旁,帶著涼意的手套撫在鞭痕上讓火辣辣的疼痛減退幾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手指從胸前一路下滑,觸碰腿心,手指抵在穴口輕輕一挑就沒入一個指節,我驚恐的合攏雙腿扭動身體:“不…不能這樣!拿出來!”手指淺淺抽送,手套上凸起的縫線蹭著甬道內壁帶來更大的快感,水聲越來越大,他抽出手把被亮晶晶的手指放在我眼前。液體抹在我的臉上,他垂著眼看著因為恐懼和快感顫抖的我,透過面罩傳出的笑聲帶著愉悅,聲音有些耳熟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手銬被他打開,磨出紅痕的手腕生疼,腿軟腰軟的幾乎站不住,我撐著墻壁才能站好:“我可以走了嗎?”我蹲下身抱起被甩在地上的衣服,抬頭看著他,眼睛突然被黑布蒙住,我聽到有布料的摩擦聲,大手扣上后腦將我壓向他腿間?!皬堊?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我知道這意味著什么,閉緊唇把頭偏向一邊,有熱燙物什拍打著我的臉,他語氣沉沉,帶著山雨欲來的怒意:“我不想再說第二遍?!睆堥_嘴時嘴唇還在抖,性器尺寸著實優越,我只能盡可能張大嘴把它盡數納入口中,腥咸味道在口腔里彌漫,眼淚不受控制的流出來,暈濕了那塊布。典獄長呼吸變得粗重,我一手撐在他大腿一手往身下伸,內里抑制不住的空虛著實磨人。他手下用力將我腦袋壓的更下,他衣服上好聞的冷冽香氣絲絲縷縷飄入鼻腔,得益于我的身體異于常人,性器抵在喉頭也只是讓我微微皺起了眉?!皩P??!焙竽X頭發被揪疼,他捏著我的后頸按著他的節奏在我口中肆虐,咕嘰聲響徹狹小昏暗的房間,我努力調整呼吸隨著他的抽送去吮舔幾乎要讓我下巴脫臼的東西。再不射我想我的下巴就要合不上了,我腦子里這么想著,手圈握住含不下的性器套弄著以求早點解脫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典獄長低吟一聲將我腦袋按住,窄腰發力狠操幾下射進了我的嘴里,我捂著嘴趴在地上咳嗽,腦袋頂上的聲音又響起來:“我相信有些事情不需要我開口去說吧?!睖喩戆l抖,喉頭滾動將微涼體液盡數咽下去,又張開嘴供人檢查,兩根手指挑起舌尖,學著性器抽送的模樣在口中作亂,壓著舌面一次次往深處進,直到我喉頭發緊干嘔出聲才被放過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黑布被取下,我那雙滿是不甘憤恨的淚眼被他看了個徹底,他挑眉攤開那雙手在我眼前:“小姐你看起來很想殺了我,你可以試試,來,試試,”心里想是一回事,做出來又是一回事,他將我心里的想法挑明,就那么看著我,“不敢了嗎?”大掌高舉起又猛的揮下,我的臉被扇到一邊,他將我的臉掰得看向他,又一掌扇來,我縮著脖子去躲,他見我退縮,胸腔里哼出輕蔑的笑:“呵,不過如此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【本章閱讀完畢,更多請搜索讀書族小說網;https://kpc.lantingge.com 閱讀更多精彩小說】
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d3tlb"><menuitem id="d3tlb"><var id="d3tlb"></var></menuitem></optgroup>

              <rt id="d3tlb"></rt>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d3tlb"><big id="d3tlb"><nobr id="d3tlb"></nobr></big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d3tlb"><noframes id="d3tlb"></noframes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d3tlb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亚洲精品白浆高清久久久久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