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d3tlb"><menuitem id="d3tlb"><var id="d3tlb"></var></menuitem></optgroup>

      <rt id="d3tlb"></rt>
      <progress id="d3tlb"><big id="d3tlb"><nobr id="d3tlb"></nobr></big></progress>
      <progress id="d3tlb"><noframes id="d3tlb"></noframes></progress>
      <meter id="d3tlb"></meter>

          回首弧生奇境>歷史穿越>浮沉恬如 > 3、前路迷茫③(微,腿交)
              夜郎說話時的熱氣噴灑在陶彬彬的頸窩,弄的那塊兒皮膚都開始泛紅,甚至蔓延到全身。

              瞧著懷中瓷娃娃一樣的小人因為自己的靠近而羞的通紅的樣子,夜郎不由笑出了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捏了捏陶彬彬的臉蛋,夜郎毫不留戀的起身,背對著陶彬彬擺了擺手,說道:“算了算了,你趕緊先回家吧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陶彬彬無措的起身,可看著往日背脊挺拔的夜郎竟佝僂著,他便知道夜郎先生的身體肯定還是格外痛苦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于是他果斷開口道:“先生,您且說吧,需要僧哥怎么幫您才能退熱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聞言,夜郎痛苦的意識到自己的下體越來越硬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微微側過頭,看著床上稚童單純的樣子,良心最終制止了他,可什么都不做只是沖涼水,恐怕對付不了自己體內強烈的藥物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么想著,夜郎對陶彬彬道:“你坐床上等我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夜郎不等陶彬彬回復,便大步邁開,從房屋西墻的書架上拿下一本書,又從門邊的箱子中拿出一個小罐子,這才走回床邊坐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等陶彬彬開口問話,夜郎便道:“乖徒兒,你若想幫我,便脫掉衣服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“?。??”陶彬彬驚叫出聲,可想著先前先生因為抱著自己后溫度有所回落,便心覺或許沒有衣服阻隔,先生退熱會更快更簡單也說不定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就這樣陶彬彬自己說服了自己,乖乖的脫去全身的衣服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夜郎瞧著自己徒兒白嫩的身體,下體不由一條,但羞恥和心虛也越發重了幾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趴下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說完,夜郎便不敢再多看陶彬彬一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陶彬彬十分信賴先生,什么也不問,乖乖的背過身,趴在床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他剛趴好,一本書就被攤開放在他眼前??粗鴷系奈淖?,他臉不由紅了起來——我既媚君姿,君亦閱我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、這不是當年那本……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,對啊。當年我從你手上沒收的禁書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陶彬彬聽著夜郎先生說話,絲毫沒注意到身后衣料摩擦窸窣的聲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聽著僧哥,接下來無論發生什么你都不要管,你只需要把書上的內容一字不差的念出來?!?br/>
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d3tlb"><menuitem id="d3tlb"><var id="d3tlb"></var></menuitem></optgroup>

              <rt id="d3tlb"></rt>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d3tlb"><big id="d3tlb"><nobr id="d3tlb"></nobr></big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d3tlb"><noframes id="d3tlb"></noframes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d3tlb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亚洲精品白浆高清久久久久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