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d3tlb"><menuitem id="d3tlb"><var id="d3tlb"></var></menuitem></optgroup>

      <rt id="d3tlb"></rt>
      <progress id="d3tlb"><big id="d3tlb"><nobr id="d3tlb"></nobr></big></progress>
      <progress id="d3tlb"><noframes id="d3tlb"></noframes></progress>
      <meter id="d3tlb"></meter>

          回首弧生奇境>靈異科幻>鄭彥 > 第三章
              “說起來,這是鄭老師和溫老師第一次合作吧?”工作人員摸著下巴思索。

              鄭彥勉強維持住了體面,笑著說道,“是?!彼_始想這個劇本,他演得的人沒有名字,在全片中從未提起,他在擠在狹小陰暗的出租屋里,在便利店兼職夜班,被人強奸,被警察詢問,被家人,被輿論,他的所有事情在影片里都是透明的,但不包括他的姓名。

              像不存在一樣。

              電影里光線是表達情緒和節奏很大組成成分,或黃或白或霓虹等,整體的色調是導演對整個片子的情緒和節奏的掌握,其實也有很大成分是導演個人審美取向,對片子,也對演員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是鄭彥很個人的想法,戚承在拍他是大多用慘白的大白光,或者是昏暗的光線,白燈像是坐在審訊室里被警察詢問的逃犯,一切心思無處遁形?;璋档墓鈩t是放松他的戒備,去流露出脆弱真實的一面。

              總之像是撕開他的一面,赤裸裸地暴露在攝像頭前,被人審視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很不舒服的拍攝手法,戚承是真的討厭他一個賣屁股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鄭彥還沒看見溫柏溪,應該還在準備,燈光還在調整,光線也在不斷地調整,最終調整的色調和角度,打出來的景色與他的完全不一樣——

              很干凈,很溫和的色調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用皂角洗過的干凈的白襯衫,春季剛開的花骨掐得嫩綠的芽葉,不急不躁的太陽光,叮當響的自行車車鈴,巷子胡同口老大爺叫賣糖葫蘆,鍋碗瓢盆敲得正響油煙味,家長里短的飯菜香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‘那個導演不會偏愛溫柏溪的那張臉?’

              鄭彥突然想起他刷到帖子,網友激情四射地評論蓋了幾百條樓,最終答案是無人幸免。也確實是,誰不會偏愛溫柏溪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出什么神?”林顯看著他皺眉道,“坐下看?!庇株庩柟謿獾匦÷曊f道“不會想做我大腿上看你的溫哥哥演戲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鄭彥自從出道后在外面都抱著溫文爾雅不講臟話淡泊名利的人設,即使現在多想把林顯的腦袋往地上砸,他也只能強笑著說,“林總說笑了?!崩^一張折疊椅坐在一旁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意思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時候出來那家伙?”林顯大腿往前一蹬半撐著身子隨口道。林顯沒什么藝術細胞,對這一行也不感興趣,他純粹就是投個資睡幾個小明星玩,結果到最后也沒睡幾個,除了鄭彥就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戚承沒理他。

              鄭彥心不在焉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有些破舊死白的寫字樓后面的一老舊鋼架樓梯上,鋼板有些生銹,風很大,溫柏溪穿著黑色西裝褲和白襯衫,版型明顯得不得體,襯衫洗得皺巴,袖子挽到手腕露出帶點薄肌的小臂,他撐著欄桿上從口袋里掏出一包廉價的香煙,斜著頭背著風點燃。

              隨后靠在鐵欄桿隨意打量著,背后是混雜建筑物,他是唯一的白點。

              目光不經意間與鄭彥相撞,鄭彥以為戚導會叫停,結果沒有。
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d3tlb"><menuitem id="d3tlb"><var id="d3tlb"></var></menuitem></optgroup>

              <rt id="d3tlb"></rt>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d3tlb"><big id="d3tlb"><nobr id="d3tlb"></nobr></big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d3tlb"><noframes id="d3tlb"></noframes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d3tlb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亚洲精品白浆高清久久久久久